百e资讯-百e新闻:1药网赴美上市,医药电商的“亏损病”怎么治?
发布时间:10/29/2018, 12:00:00 AM

2018年8月23日,由亿欧公司主办的“医健新势力”GIIS 2018第三届中国大健康产业升级峰会在北京万达文华酒店成功举办。本次峰会分为上下场,就民营医院、诊所、消费医疗、互联网医院、医生集团、健康管理等议题,携行业人士一同探讨新机遇下大健康行业的发展走向。

出席本次峰会的嘉宾包括银川市卫计委主任马晓飞、乌镇互联网医院院长张群华、天亿集团联席总裁王琳、星创视界集团董事长兼CEO王智民、新氧创始人兼CEO金星、妙健康CEO孔飞、杏仁医生CEO马丁、拜博口腔CEO朱正宏、美维口腔创始合伙人兼CEO朱丽雅、名医主刀创始人兼CEO苏舒、唯医总裁郝婧、微脉创始人兼CEO裘加林、泰康在线健康险事业部副总经理龚巧、中电健康基金合伙人王晓岑、厚新健投管理合伙人汤珣、道彤投资合伙人黄宁、重山资本创始合伙人孙超、亿欧公司副总裁高昂、亿欧公司副总裁兼亿欧智库研究院院长由天宇等。

会上,中电健康基金合伙人王晓岑、重山资本创始合伙人孙超、厚新健投管理合伙人汤珣以及亿欧副总裁兼亿欧智库研究院院长由天宇针对社会办医大潮,展开了一场关于医疗服务的未来走向的圆桌讨论。

以下为现场讨论速记(有删减):

由天宇:大家好,最后我们请到三位在国内医疗领域非常知名的投资人,跟大家聊一下社会办医的话题,分别中电健康基金合伙人王晓岑、重山资本创始合伙人孙超、厚新健投管理合伙人汤珣。大家先一人一句话介绍一下自己和自己所在的机构吧。

王晓岑:大家好,我是中电健康的王晓岑,中电健康是医疗大数据的国家队,我们是依托在医疗大健康基础上的一支产业基金,目前总体规模是30亿元,投资中后期的项目。

孙超:我重山资本的孙超,专投成长创业阶段、有创意的项目。

汤珣:我来自厚新健投的汤珣,原来是由新希望集团作为发起人,专门从事医疗健康产业发展的基金,目前管理的资产规模是1.5亿美金。

由天宇:第一个想问大家的问题是,各位觉得社会办医的大潮真的来了吗?和我们之前的经验以及国外经验相比,我们处在什么阶段?

王晓岑:我觉得社会办医这个事情的大潮还没有来到。我们整体医疗环境的基础设施,包括政策的开放程度,还没有到达想象的程度。我们医疗基础设施,并不是指我们建多少医院、建多少诊所,而是彼此之间沟通的语言,也就是实现数据的互通互联。我认为从2018年之后这才是一个新的产业开端,这是我的想法。

孙超:投医疗是一个比较漫长的过程。我们一直在等风,随着十九大召开以后,健康政策也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风正在起,基本上是这样的答案。

汤珣:社会办医的大潮有没有到来,我不清楚这个事情。但是从客观来讲,社会办医相对于原有的公立医院而言,它有一些优势,也有一些缺点。优势方面,在一些服务性、专科、预防医学和康复医学等部分,是有相当优势的。但从劣势来讲,也非常明显。

中国医生培养机制、医学构建架构,还有支付架构,主要还是针对于公立医院做的。从这个角度来看,中国医疗服务行业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应该都是以公立医疗为主。在公立医疗已经建立基本医疗保障并且覆盖完整区域之后,有条件地发展民营医疗,来完成市场相对的个性化需求,这是一个客观的科学。

当前中国的民营医疗发展仍然面临非常多的挑战,包括本身的机制挑战,还有本身的运营条件,更多的还是在整个医疗保障架构的原因。

由天宇:大潮流不说,迹象可能是好的。第二个问题,各位站在自己专业投资人视角,跟大家分享一下投医疗领域,尤其是投资民营医疗、非公医疗这些领域和其他行业相比最显著性的差异是什么?

王晓岑:2015年这个医疗领域是百花齐放的,我们今天看到的项目形态都是由2015年决定的。那些年大家对于互联网医疗有几个念想,第一个就是对入口过度的迷恋,大家认为拿到流量一定能够找到变现的模式。但最后会发现,流量只是后续变现很重要的因素,并不是决定性的因素,你还是要跟所有的医疗服务结合。

第二个,大家会过度的去关注交易。交易平台的逻辑在其他市场上是存在的,但是在医疗供给不足的领域,交易平台的逻辑就是线上交易的搬运,这过程并没有产生价值。后面还有对政策的解读,我们中国医改方面的政策可以用一句话形容,它的政策从来不开倒车,都是反复碾压,会给企业造成很大的战略性调整。

我现在理解,所有大型头部公司所面临的一个重大困境在于,前期烧掉的大量成本所建立起来的市场化基础设施或者是市场化壁垒,与后续整个变现关联性存疑。今天我们看到互联网医疗收入模式无非就是三个,无非医、药、险三部分。这是传统收入的转移,这种转移跟你之前烧掉这么多成本之间的关系是什么?大家都面临财务报表如何解释业务的运营模式跟财务模型之间的关系的问题,这是我们投了四年最深的感受。

2018年之后我进入国家队,目前我们在做基础数据的事情。其实以今天很多的技术、模式创新公司来说,打掉它们对数据的获取成本以后,商业模式是不是合理,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可以验证出来的。2018年之后,当数据成为基础资源以后,对整个医疗行业的格局有一个很深的变化,这个值得大家去关注的。之前在市场上已经能够看到各种各样成熟的模式,但是新的变量加入,就会对整个行业的格局产生新的变化。

孙超:实际上,人们现在投资就围绕着医疗、教育、旅游这几个话题在不停的转换。作为医疗投资人,要去细致的观察,要专注。

另外就是消费型的医疗不断的涌现,新型的消费人群也在不断的涌现。我们的投资逻辑在制造医疗闭环,围绕着医生、服务、医院、器械,自己在造自己的闭环。我们认为真的东西永远都是真的,假的它永远都会是假的,所有医疗的投资人要有耐心等。

很多估值很高的医疗企业逐渐显现,中国新型医疗投资人纷纷从机构里边出来单飞了,整个医疗的投资生态也在发生着变化。医疗投资这么长时间,最深的体会就是要非常有耐心。找到一个好的投资人与优秀的团队一起成长,建立一定的行业壁垒,一定会制造出医疗的新方向。

汤珣:一个是医疗最核心的价值,核心资源是医生,大部分逻辑是围绕医生构建生态。同时还有一些观点认为,医疗核心形成的处方,围绕处方这个生态就形成了当前整个医药的环境,这有很多的机会。

医疗服务当中,科室建设可能是民营医疗未来发展最重要的地方。围绕科室建设如何进行相应的生态布局,这里面涉及到了人、学科、床位。民营医院为什么进入市场比较难,因为国内很少有民营医院一下子投入到上千床位。它们在构建科室生态的时候,往往不会把科室建设放的那么前。目前我们比较关注的是脑科,在脑科学和脑科生态上做了很大的力气。

从科室建设另外一个维度来讲,我们觉得在未来宏观环境中,会把康复医学也会作为我们重点科室来做,聚焦到科室线路上来是我们的策略。

由天宇:民营医疗包括很多个细分领域,各位分别说一下自己最看好的几个,讲一下理由。

王晓岑:我们主要聚焦的领域是以数据为基础的保险科技、生物科技、金融科技和以数据为纽带的互联网医疗,这里面涵盖的应该超过了三个领域。

孙超:我一直在看几个赛道,保险,PBA。另外一个新的市场是康复方面,我们最近会在康复领域再去投资。

汤珣:我们现在在生物领域会看细胞组织。临床这一块,对脑科关注的比较多。

由天宇:最后一个问题,基于大家对这个行业的判断,你们觉得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够达到民营医疗的发展充分服务于广大人民群众需求的阶段。

孙超:中国的医保实现了真正的“ERGS系统”,中国的民营医疗就会迎来非常繁荣的那一天。

王晓岑:突然想起来有一句话,互联网的目的是什么,互联网它其实是降低交易成本以及边界的扩张,从医疗来讲它的核心是不断的提升医疗的可及性。有两块,一块随着我们支付的改革,包括我们支付更加的合理,更加的减少浪费,这是一块。还有一块是对人的依赖,我们大家也更看好人工智能对于疾病的诊断、预测。在这些方向上怎样提升医疗普及性,降低成本,未来才会实现对全行业上有所突破。

Copyrights © 2014 by Baie. All Rights Reserved

TOP